上次读到:《盛世美人泪》 第105章 大结局各自天涯各自珍重(一) 接着读>>

第105章 大结局各自天涯各自珍重(一)

作者:欧阳冰艳 发布时间:2017-08-28 03:11:52 字数:3215
  “流放之刑极苦,许多妇孺未曾到达边疆已经死在了去的路上,病痛饥饿,你们此去要小心,今后,咱们不能一处了,幻月年纪轻,性子刚烈,夏菡,你要好好照顾她。”我拉住幻月与夏菡的手嘱咐了一遍又一遍。

  她二人只是哭泣,生离死别,人生不过这四个字,眼下也到了我们分辨的时候,虽然不曾告知,但她二人大抵也知道我将不久于世,因此份外哀伤。

  董胡氏在一边叫喊着,吵嚷着要出去,一切均是徒劳的,看着她的模样,我又不免心软道:“此去虽是流放,但好在皇上太后没有迁怒于董家,只要父亲和子涧平安,咱们受些苦又有什么呢?”

  “你说的轻松。你是留在宫里享福了。就不管老妇人了,好歹也要看着老爷的面,怎能忍心看着自己的姨娘流放?你好狠的心啊,不怕遭报应吗??”董胡氏无从发泄便转头对着我叫喊着。

  幻月听不下去了道:“姨娘以为咱们小主是享清福去,所以不管你死活?任由你流放?奴婢没猜错的话,大抵过几天,就会传出小主的暴毙的消息吧?”幻月盈盈的泪水挂在脸颊上。夏菡也忍不住别过头去,任由眼泪恣意的淌着。

  董胡氏错愕之余,稍稍安静了。

  “幻月这丫头越发不懂事了。”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想起,专注与他们话别,却不曾注意四下里,只见侍卫并不曾上前,却有一个小宫女打扮的女子站在我的牢房前,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她:“淑姐姐?”我赶紧上前抓住牢房的栅栏,伸出手去与她十指相扣。

  “好妹妹,是我来晚了。”淑妃一面自己淌泪一面给我擦拭泪水,又将篮子里装着的浣洗衣裳和一个小小的锦囊交给我“本宫已然知道太后的旨意,因此特来送别妹妹。这是换的衣裳,妹妹倾城之容,怎能如此潦倒的去了呢?”淑妃说着便掌不住又掩面哭泣。

  “多谢……”我亦是含泪,却又淡淡的笑了。

  “还有这,”她将锦囊递给我,“本宫知道,你此刻最想见凌印,所以便带来了此物,希望能解一解你的相思之情。”

  那是一个淡粉色的锦囊,从中取出一束被金线缠绕着的发束,那是我印儿的胎发,自此一别,他便没有了生母,我心如何能忍?只在看到他发束的一瞬间,便哭成了泪人,掌不住的时候便跪倒在地“姐姐对宛儿的恩德,没齿不忘。”

  “太后已经着人把凌印抱去慈宁宫养着了,你可以放心了,本宫亦会在宫中照看他,妹妹……你放心。”她转瞬间又道“说到底都是多罗氏那个毒妇和皇后联手,以为能害你,却不想皇上早就恼了她。妹妹可知,多罗晴柔自妹妹被打入宗人府那一日回去便卧床病倒,如今已经奄奄一息了,多罗福暴毙牢中,多罗大人老来丧子女,也是一病不起。这便是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

  “我不想短短数日,外面竟然天气大变。”

  “还有毓嫔,皇后寻了由头叫她搬离了华清宫。往日是咱们错看了她,枉顾了姐妹之情。”淑妃一直爱憎分明,我总是担心她会落入皇后的圈套。

  “皇后一直因为大皇子勤学懂事十分介怀,姐姐往后要处处留心谨慎处事,还要多多留意毓嫔,她为人心机深沉,且喜怒不形于色,姐姐勿要落入他们的圈套才是啊。”我又嘱咐了几句。

  淑妃自是与我姐妹bet36体育滚球投注_bet36投注备用网址_bet36备用bet36备用,话别的时候,幻月便上前道“淑妃娘娘,幻月可否借一步说话。”

  不知她与淑妃耳语什么,便退开了。时日总是飞转着,两日的光景竟然是飞快的过去了,除去淑妃来送别我,便再没有人来探望过我,如今我只是一个将死的罪妃,谁又愿意招惹我这样的人呢?

  手握着凌印的胎发,我存活于世上的短短三日,每天都是在口诵佛经,为我的孩子祈福,不求他坐拥天下,只望他能够平安长大,了无烦恼,长大后夫妻和睦,后嗣繁多。这便是我这个生母如今仅能为他做的了。

  幻月与夏菡及董胡氏在第二日的黄昏后,便要上路启程了,夏菡死死的拉着我的手,是侍卫硬生生分开的,她哭的伤心,“小主,说好的生死不分开的,幻月不想离开您。”

  夏菡亦是含泪哭泣“小主,小主,您要保重自身啊。”

  “求求您们,让我和小主在一起吧?”幻月可怜兮兮的求着牢头,最终她的手从我的手里滑落了,她与夏菡被人拖拽了出去,“夏菡幻月!!!再见了。”孤零零的站在牢房门口,张望着她们远去的方向,“要好好的活着。”

  她们的哭喊,她们的身影,就这样一点点的淡去了。董胡氏走的时候很安静,只是经过我身边的时候,忽然跪倒“都是老妇人的错。”然后含泪叩了三个头,被牢头踢了一脚,便脸着地摔在了一边,然后挣扎着爬了起来,也往幻月夏菡去的方向去了。

  从那一刻起,我的心里没有恨意,没有抱怨,没有不甘,一切都如我所料,我心仅有的便是牵挂和不舍罢了。

  从宗人府的大牢听着,外面似乎有雨水的声响,如今已然是初冬了,怎么还会有雨水呢?大牢那头,齐清远的背影我似乎都能够看见,此生我与他不知道是谁累了谁,或许害了我们的不过是欲望罢了。

  “来人啊。死人啦。死人啦。”一个牢头叫喊着,不多时,从昏暗处抬出一具尸身,那人的模样,我再清楚不过了,正是薛一霸的,他下身衣裳被鲜血染红了,犹如一件血红色的衣裳,腿上的白骨赤裸裸的露出一截子,面色惨白,眼睛还睁着,样子恐怖至极。

  他一生用强,最喜欢恃强凌弱,到底也落得这样的下场,从前金陵,司乐塾,一幕幕就在眼前经过。

  人之将死,便会想起从前的一切美好,如今就是司乐塾的一切于我而言都是那么美好的,想起了紫荆,如今她的孩子一定长得很好了。还有芙蓉,她一定和郎君相爱和睦。还有父亲,子涧,白福……

  孤灯一盏,空荡荡的牢房里,一夜之间便觉得犹如一年般漫长。天亮了又暗下来了,一切都在轮回着从未改变。

  第三日的午后,牢头送来了上路前的最后一顿吃食,精细的吃食,有我素来爱的蟹粉蒸饺,还有水晶肘花,冰糖燕窝,手艺也是小厨房的,顿时心头一暖,这蟹粉蒸饺的手艺精巧,每一颗饺子中夹了一个完整的蟹钳肉,这只有皇帝的御厨才能做得出来的,一定是轩辕天佑嘱咐人做了送来的。

  不管如何,他与我到底相爱一场,见吃食如同见了他一般,我含泪慢慢下咽着。

  过了一个多时辰的样子,宗人府的管事带了三个人悄声进来,三人均是小太监的打扮,为首一人打开了牢门,难道是要提前上路吗?我蹙眉望着来人。

  为首的一人抬起头,我才辨认出来,竟然是皓哲,他怜惜之情流露出来对我道:“宛儿,你好吗?几日不见,怎么清瘦到这个地步了?”说着便要上前扶着我。

  我忙退后了一步“虽然是将死之人,但宛儿不敢有一丝忘形,请郡王自重。”又看看站在远处不肯靠前的两个内监模样的人“您怎么过来了?宛儿如今是待罪之人,郡王不该来看我,只怕要惹来闲话和麻烦了。”

  “宛儿,你和本王走吧,我们浪迹天涯。”他身后便是敞开的大门,我想他既然敢说这样的话,便有十足的把握,或许我跟他一走便可以自此获得自由,也许还能依旧富贵荣华。但那样我就不再是轩辕天佑的人了,等于断送了与他的情分,“我宁愿死后可以与他同穴而眠长久相伴,也不愿意活着与为他人的妻子。”我目光烁烁,神情坚决。

  “宛儿,他如今已经弃你不顾了,他要杀了你。早就不视你为他的女人了,你还不肯放弃吗?”皓哲愤怒的上前摇晃着我的身子。有一个小内监险些上前扶住我,却又尴尬的退了回去。

  “这一切都是为了大金,皇上也是无奈的。”我分辨着“皇上……心里是有我的。”我含泪望着那些送来的吃食,倔犟的坚持着自己的想法。

  “你醒醒吧,他是皇帝,是大金的主宰者,是命运的主宰者,他怎么可能不能放过你?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你马上就要被处死了?他又怎么会不来见一见你??”皓哲极力压低声音,还是忍不住大声的叫嚷着。

  “我不要听。”我推开皓哲,捂着耳朵躲到了一边站着。

  皓哲无奈之下,从随后的太监手里接过托盏“眼见着就近黄昏了,饮下这杯酒,算是本王为你送行的,今生你不能接受我,但愿来生你可以到本王的身边来。”皓哲再次潸然泪下。

  这样的情形之下,我亦是动情“皓哲,这一杯,我敬你,感谢你一直对我不离不弃,感谢你一直垂怜宛儿,来生宛儿一定报答。”

  酒是冷的,横在喉头,炙热的让人难过,泪水弥漫了眼眸,一切都是晶晶的灿烂,一杯酒下肚,“皓哲,我……”还不等我把话说完,便觉得头沉重无比,眼睛也渐渐的睁不开了,整个人仿佛瞬间便冷了下来,天旋地转之间,一个小内监上前扶住我,他的脸好秀气,好熟悉。

  “小主。”那一声之后,我便失去了知觉,我以为这就是死亡。

  

? 2017 喜阅 http://www.xiread.com
北京酷读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

×